瑾心是『自閉症覺醒網站』的創辨人和主編。她不僅是一位自閉兒的母親,並擁有麻州大學挪威爾分校( U of Massachusetts at Lowell)的自閉症行為干預的碩士証書。自2007年,她所建立的『自閉症覺醒網站』,詳細刊載美國最新的自閉症醫學研究報告、功能行為分析(FBA)、正統的 Home-Based 挪瑪斯(Lovvas)應用行為干預教學(DTT)前因控制介入 (Antecedent Control Intervention) 至實際的行為支援 (PBS)、言教學 (Verbal Behavior)和不同華人家庭的自閉症心路歷程。

 

她的教導著重活用應用行為分析(ABA) 的科學,DTT 的的離析原則和 Differential Reinforcements、與言語行為(VB) 運用的整合,將自閉症教育生活化;並提供評估的方法,按照孩子不同的成長階段而設計不同的教學內容、鼓勵增強孩子的獨立學習行為,和如何觀察自閉兒的行為動機 (FBA),以提供符合社交期待的替代行為 (PBS),繼而減弱負面的問題行為為要改善自閉兒的社會生存和獨立的功能。

 

『自閉症覺醒網站』,最重要的是要帶出「覺醒」的呼召。藉著開設社區的專題講座,幫助父母瞭解到自閉症不是咒詛,並協助父母同心的面對自閉症,同時輔導夫妻保守在自閉症挑戰中的神聖婚約;並在網上播出視訊的影音教導,喚醒人們重新認識無條件的愛。

∼Acts 3:16

Sing Hallelujah!

Grace wins every time!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瀏覽流量統計
人數: 16,078,534 
頁數: 26,593,037 
下載: 11,632 
Since May 2007

  
   

Bookmark and Share   
 
高功能自閉症診斷的誤導傷害

瑾心
6/24/2019



確保自閉症患者永遠不會成功的方法之一,就是讓自閉症的定義成為你失敗的一部分。

澳大利亞的一個醫學研究機構,泰勒同(Telethon)兒童研究所的自閉症研究人員,是特別專注于預防兒科疾病和開發改進治療方法以改善自閉症兒童的健康和福祉。Telethon Kids Institute (泰勒同(Telethon)兒童研究所) 擁有 500 多名研究人員和訪問學者,是一個獨立的非營利、非政府組織,與西澳大利亞大學(University of Western Australia) 和珀斯兒童醫院(Perth Children's Hospital) 有密切的臨床合作關係,日前在《自閉症》期刊上發表一篇:”高功能” 一個不准確的自閉症標籤研究中的結論呼籲放棄“高功能自閉症”一詞,因為這個診斷標識對自閉症兒童的能力產生了誤導性和潛在性的有害期望。

來自Telethon Kids Institute (泰勒同(Telethon)兒童研究所)和西澳大利亞大學的共同合作,由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領導的研究團隊指出,“高功能自閉症” 這個術語最早是由自閉症研究人員在1980年代首次提出的,是針對沒有智力障礙的自閉症兒童。然而, 歷年來醫生們、教師們、家長們和公眾認知是完全瞭解另一個真相,“高功能” 所暗示沒有智力障礙的自閉症兒童們,他們若沒有行為介入的支援情況下,是不可能無縫地適應典型的世界,並且誤解又誤認“高功能自閉症”的認知能力是全面性的“高功能”, 是會傷害自閉症青少年的自我期待。尤其許多自閉症兒童和青少年可能在他們的年齡上顯岀合宜的智商,但他們仍然難以掌握日常生活的技能,例如獨立上下學能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或與同齡人在同一話題水準上流暢的交流。該項研究的內容指出:功能在於你工作的獨立表現如何,功能可能不及你的智商;功能是按照你的年齡,以評估你能否在環境中調適表現。研究人員審查了2225名被診斷有自閉症的兒童和青少年(1-18歲)的資料,其中約一半是有智力障礙,其中一半沒有。

由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和她的團隊,測量了2225名18歲以下的自閉症兒童及青少年的調適能力(例如,社交和情感技能)和認知能力之間的差異,並測量智商。研究發現,認知上的高“功能”與生活上其他領域的高功能沒有相互關係;亦即,一個認知能力高的自閉症患者在社交或情感上的能力上,依然是有高度明顯的掙扎。

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測量且觀察2225名樣本的自閉症兒童及青少年的臨床研究,再一次支援了挪去“高功能”和“低功能”自閉症標籤的診斷趨勢 (參閱DSM-5自閉症診斷標準) ;因為高低功能的術語只能夠衡量單一領域的認知能力,卻造成家長及教育計劃有錯誤的聯想,而輕忽認知能力高的自閉症患者可能在其他領域能力上是徒有虛名的掙扎。

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強調,: 「這項研究的結論是,被貼上這種“高功能自閉症”標籤的兒童,不僅是被推測他們的學習功能似乎比實際的功能強的多, 但是實際的真相,他們在日常技能方面的挑戰,是比“高功能”標籤所暗示的能力要差得多。」“高功能”的術語會誤導家長低估了自閉症兒童每天遇到的生活挑戰,並同時導致家長無論是在學校、工作還是其他地方的環境中,對自閉症孩子的學習能力及工作能力有錯誤的期望。

事實上, 成年的自閉症患者多年來一直提倡取消錯誤且是有害的“功能”標籤。尤其是被貼上“高功能”標籤的自閉症患者, 為了滿足醫學診斷的專業標準而需要刻意掩蓋、或偽裝他們的自閉症特徵,以能融入社會的期待。然而,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的研究再度証實2017年美國國家醫學及健康圖書存檔的另一項研究, 表明在社會情境中, 自閉症“高功能”成年人將自閉症特徵遮蔽是常見的應對策略;然而長期偽裝可能會影響日後跟踪診斷的正確性和嚴重危害生活品質的後果。

在2013年DSM-5將自閉症的定義內容重新修正;過去大家只用「智商的測驗」來定義自閉症的高低功能,也發現許多亞斯伯格症或好動症(ADHD)的孩子僅藉由觀察有頻繁誤診的現象,(了解這個爭議的歷史過程,請閱:自閉症?亞斯柏格?還是醫生的主觀之見) DSM-5在自閉症的更新定義上是完全挪去亞斯伯格的診斷,是按照自閉症兒童「急需支援的“迫切性”」來分等級。接著,國際上的自閉症研究員繼續針對供應自閉症兒童“正確的”教育支援成為至重目標,所以現在頂尖科學家根據自閉症領域的臨床追踪資料,開始高度質疑從智商測驗來判斷自閉症功能高低的合理相關性。

“高功能” 的自閉症兒童可能在學業上和智力上能夠成功的表現岀進步,但在社交和情感層面上的能力仍然是處於格鬥的掙扎。由於他們的“高功能”被視為認知是熟練的足以獨立學習,尤其是當在他們成年之後,也被期望在社會中能夠有如正常功能典型的一樣發揮調整認知的作用,然而事情變得更加困難之處,是因為人們對“高功能”的期望, 對“高功能自閉症” 患者而言卻具有諷刺意味的很難達到。


2017年的《偽裝我最好的正常:自閉症成人的社交欺瞞術》研究調查了92名成年人有“高功能自閉症” 診斷的偽裝經歷, 問題集中在偽裝的性質、動機和後果上。專題分析用於確定偽裝的關鍵要素;首先, 偽裝的動機,包括適應和增加與他人的聯繫。其次, 偽裝本身包括掩蔽和補強技術的組合。第三, 偽裝的短期和長期的後果,包括精疲力竭、挑戰成見和對自我認知的威脅。該項研究的結論是: “高功能自閉症” 成人在社交能力的偽裝上,對身體、精神和情緒健康上都付上了巨大的代價。而且,這項研究的領導人物,潔西嘉·弗林博士(Dr.Jessica Flynn)指出的實際問題是:“高”或“低”功能的標籤永遠不可能捕捉到一個完整人類的全部能力。

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在今(2019)年的研究中討論到,低功能標籤會被取消是非常容易的。因為自閉症家庭可以抗議這是對人性的歧視,並且低功能標籤會被取消也証明自閉症家庭的努力以得到的成就;另一方面,有些自閉症家庭不在意低功能的標籤,因為父母可以自動認為不是自己沒有能力,是因為孩子的低功能而無法受教。但是,高功能的標籤似乎能超越低功能標籤的掙扎,至少可以讓家長覺得自己孩子的自閉症在未來不會具有多困難的挑戰性。

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還指出, “高功能” 的標籤會影響到自閉症兒童是否得到正確的服務或支援。她說,「通過繼續使用這個“高功能” 的術語,我們可能無意中延續了一個循環假設, 亦即使自閉症兒童僅僅基於智商來評估他們需要的服務和支援。例如,“高功能”可以用來爭辯說,一個自閉症孩子應該能夠去主流學校而沒有支援;但事實上,縱使他們可能在認知的評估上表現良好,“高功能自閉症” 兒童仍然掙扎於許多發展技能的落後,例如:理解身體語言的指示、抓重點記筆記、自我照顧、改變常規的自然調適、或與同齡人的交通互動。


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團隊在這項針對2225位自閉症18歲以下的評估測量資料上,特別突顯“高功能” 在許多技能組合的長處和困難,為了確保自閉症兒童得到他們真正需要的支援,蓋爾博士(Dr.Gail Alvares) 特別在她的研究中證明:「“高功能”是一個不准確的術語,是基於童年的智商評估,而不是功能評估,應該放棄在研究和臨床實踐中。全球改變自閉症診斷的運動日益高漲,不少自閉症宣導者和研究人員認為臨床醫生應該放棄“高功能自閉症”一詞。這項研究的目的提供了資料,以說明為什麼我們不應該使用“高功能自閉症”這個診斷。並且自閉症需要綜合診斷的評價,以指導正確的服務提供和資金分配。如果我們在診斷時沒有進行適當的評估,以瞭解一個自閉症兒童的長處和挑戰是什麼,以達到提供適當支援的目標,那麼這一個自閉症兒童就有可能越來越落後于同齡人。




相關訊息

2016年 正確認識自閉症的最新10項資料 
身為父母,
不可不知,
不可無知。



MMR-三合一疫苗與自閉症的連結-美國醫學協會 (JAMA) 期刊發表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自閉症與MMR的研究比較 



一種隱藏的障礙:談感覺統合障礙和治療 



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自閉症基因組研究發現: 自閉症若在家庭中運行,專家會很快假設是從他們的父母繼承相同的自閉症易感基因。現在看來,這是不正確的想法。 
這項發現,挑戰了遺傳理論長期以為是的推定。

每5個兒童早期診斷是注意力缺陷 , 有2個又被診斷出患有自閉症 
研究人員調查1500 名兒童 (2011-2012 National Survey of Children's Health),
是年齡 2 至 17 歲有自閉症診斷,
他們的重要發現之一:
More than two out of every five kids diagnosed with both ADHD and autism
had been diagnosed with ADHD first!


自閉症與父母的年齡相關性- 看老媽媽,也研究老爸爸! 
分析樣本超過 570 萬位兒童出生於1985 - 2004、
包括 5 個國家 (丹麥、挪威、瑞士、澳大利亞、以色列)


美國1,866的自閉症個案,有一半跟蹤到罕見的斷裂基因突變! 
只有一個因素會導致自閉症的普遍想法,
被証明是絕對不可能的。


醫生,請極早辨識自閉症! 
美國小兒科學會(The American Academy of Paediatrics)
已經催促小兒科醫生們,在兒童
18 24 個月的按時門診中,
進行篩檢自閉症的評估。


正確篩查並辨識自閉症和失語症 (或表達障礙) 
研究發現罕見的失語症診斷影響近 65%的自閉症兒童的治療正確性!

正確認識職能治療在自閉症領域所扮演的角色 
在翻譯之前,我曾問了一些家長一個問題:

你們覺得OT在自閉症領域是做什麼的?


正確認識 BCBA行為治療師,切勿神化專業的能力 
若您以為我在批判 BCBA
那就大錯特錯了。
是正確的認識 BCBA。



禍從口入 - 加州理工學院深入調查飲食與自閉症行為 
 

自閉症介入教育 ABA 與 TABA 
教學中心不准你看孩子的教學過程,並且没有、也不給父母教學目標的記錄和追踪日誌,這到底是什麼樣的ABA教育?絕對不是美國的。

戰勝自閉症的機率及20年後DTT教學的檢視 

20年的自閉症兒童追踪研究,專家發現有十分之一、甚至更多,不再有自閉症。為什麼?



自閉症世界裡的飲食及生化真相! 

  - 自閉症和亞斯柏格家長的須知-



其他文章有關"高功能自閉症"

自閉症世界的真像 (3) ~亞斯柏格症?高功能自閉症? 
 

其他文章有關"高功能自閉症 智商"

自閉症家長請注意:智力缺乏是因没被訓練自律 正常的孩子也一樣! 

學生缺乏智力潛能的一個關鍵原因:
是他們没有被訓練學習自律!


其他文章有關"自閉症評估"

自閉症?亞斯柏格?可能只是醫生的主觀之見! 
一個自閉症的診斷所代表的意義,完全取決於是誰作的診斷!

其他文章有關"亞斯柏格"

亞斯柏格症 
 

一位亞斯柏格症者的自述∼我的生活好似活在地球上的外星人 
 

亞斯柏格症成人的自述∼16分鐘的錄影 
 

亞斯柏格症與体內低水平皮質酮 (Low Cortisol) 的相連性 
 

恩典,在「亞斯柏格症」的孩子身上 
 

亞斯柏格(Asperger)症狀的問卷表 
 

亞斯柏格與ADD 
如何分辨

17歲亞斯柏格少男的信心腳步 
 

自閉症?亞斯柏格?可能只是醫生的主觀之見! 
一個自閉症的診斷所代表的意義,完全取決於是誰作的診斷!

自閉症世界的真像 (3) ~亞斯柏格症?高功能自閉症? 
 

本目錄中最多閱覽的文章

自閉兒的食物過敏 

值得重視的是,這些孩子的過敏反應,在皮膚的外表上看不出來!!



除汞中毒的現行方法 
如果自閉兒被測出有重金屬中毒,在美國許多的醫生開始使用DMSA

醫生能為自閉兒做什麼? (1) 
一位對的醫生能在自閉兒的身上開啟許多奇妙轉變的作為!

什麼是自閉症 
所有的自閉兒都有以下相同的特徵

維他命的助益 
特殊兒童的特殊飲食!

Copyright 2007-2019 AutismAwaking.org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W4J(Web for Jesus) Ministry